沉迷

[飞冉] 一生所爱(二)

王唯一: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一)了
传送门给你们啊
http://eddiejiadewangsiqi.lofter.com/post/1f25c8ea_11a5d022


————————开始咯————————


丁飞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拿出手机发了条微博
“全都完了”
不一会,微博下的评论已经炸了“什么情况!”“你和姥爷怎么了?”“你怎么了?别吓人”……丁飞没怎么看,面无表情地关上了手机。
毕冉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弹壳
“你们分手了?”
“嗯”
“好吧,路是你自己选的,别哭了”
“嗯”
“什么时候住院?”
“明天吧”
“那好,明天我去给你办住院手续”
“好"
很晚了毕冉才回到家,发现灯是关着的,本以为丁飞没回家心里松了口气,但开门进去时刺鼻的酒味扑面而来。毕冉皱了下眉,把灯打开,发现丁飞瘫坐在地上,面前摆了一堆东倒西歪的空酒瓶。丁飞不喝酒的,毕冉心像被扎了一下。他走到丁飞面前蹲下看着他,那是他最爱的人。
毕冉又哭了,隐隐的抽泣声把丁飞弄醒了,刘飞看着眼前满脸泪水的毕冉,一把抱住
"为什么?为什么要分手?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不要分手好不好?对不起,今天我不该那样对你。求求你,不要分手好不好?"
毕冉知道丁飞喝多了,也知道他喝多了以后第二天什么都不记得,于是拍了拍丁飞,决定让自己最后再放肆一次。他捧起丁飞的脸吻了上去,两人相互索取,就像是在沙漠中走了三天,水源枯竭的时候看到了绿洲,疯狂吮吸。过了许久,一吻结束。
"丁飞啊,以后不要再喝酒了,对不起,我要走了"
第二天一早,毕冉收拾好东西,拉着行李准备出门。他没有看丁飞,因为他知道,也许看一眼就舍不得走了。出了家门便打电话给弹壳
"哥,我现在去医院"
"好,我在医院等你"
"嗯"
等办好入院手续时,已经是中午。毕冉坐在床上看着窗外
"想什么呢?"
"没什么"
"那小子怎么样了?"
毕冉摇了摇头
"唉,你们俩真是……那他要是问我你去哪儿了我怎么说?"
"出国了"
"好"
丁飞酒醒后就快下午了,揉了揉太阳穴,发现毕冉的东西都没有了,不禁担心起来。他在西安没有房子,除了这还会去哪儿?
"艹,丁飞你能不能不犯贱,人家都把你甩了,住哪儿你管得着吗?昨天的男人不是会收留他吗?"丁飞把自己骂了一顿
收拾了一下东西去上班了,大家最近都在忙演出的事,出了新专辑演出是肯定要有的,一下午丁飞都不在状态。
"你什么情况?"贝贝看丁飞的样子有点着急"没什么,继续吧"
晚上吃饭的时候,丁飞拉住弹壳
"弹壳,你知道毕冉去哪儿了吗?"
弹壳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仍然说
"他出国了"
"什么?出国?"
"嗯"
"为什么?"
"你们都分手了,就别问了"丁飞没说话
吃完饭所有人都走了,丁飞也回家了。没开灯,一个人坐在地上,唱着今天中午休息时写的歌


"把自己关在房间把房门反锁
手机关掉  打开音箱不想别人烦我
在这一刻  我仿佛可以听见我的心跳
到底什么该放什么才是最重要"


"一边流着泪一边对你说狠话
谁都会有遗憾我又为什么放不下"


"让过去都过去  就不会那么痛
把回忆都放下  就不会再感动
把心掏空了  泪流干了
当我看着你
放面对冲突  不再软弱
照顾好自己"


"更确定更熟悉更加沉默不语
从此后绝口不提"


丁飞拿出手机,打开微博翻了翻毕冉的主页,没有更博。于是自己发了一条微博
‘今天写了一首新歌,我好想你’
丁飞发现毕冉并没有取关他,所以他发的微博毕冉都能看到。至于为什么不发朋友圈呢,是因为丁飞认为人多力量大,微博粉丝那么多,肯定会去劝毕冉的。从此,丁飞开始一天五六条的发,大多多是日常,并且附一张自拍。粉丝们这个时候当然是要炸了"飞总,就保持这个速度""虎哥,放心,姥爷妥妥回来的"……
两个礼拜过去了,丁飞发现有点不对劲,他总觉得贝贝和弹壳在一起的时间少了,也许是自己刚失恋的感觉,但是壳总最近总是迟到早退,每次还都慌慌张张的,大家都觉得有点奇怪但并没有多想。有一天弹壳早退的时候丁飞偷偷跟着他,看着他先去了一家蛋挞店。嗯?这家店不是毕冉最喜欢的那家吗?弹壳出去之后丁飞去那家店里询问,发现他买的是毕冉最爱的口味,因为味道有些奇怪基本上没人买,不过毕冉却对它情有独钟。仔细想想,大概就是从毕冉离开开始,弹壳的行为越来越奇怪,而且从弹壳做的这些来看,直觉告诉丁飞,这一定和毕冉有关。


————————结束咯————————


期待(三)吧
你们的点赞 推荐  评论是我的动力!
我会加油的!!!么么哒


码字 @沉迷

评论

热度(39)

  1. 沉迷王唯一 转载了此文字